首页 »

曾经谈虎色变的不良资产证券化要重启了?

2019/11/12 5:50:05

曾经谈虎色变的不良资产证券化要重启了?

因为2008年金融危机而让人们耳熟能详,一度“谈虎色变”的“不良资产证券化”,近期传来了重启的讯息。

 

3月24日,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公布《不良贷款资产支持证券信息披露指引(征求意见稿)》,面向有关单位征求意见。这个讯号意味着,市场关注已久的不良贷款资产证券化重启,或将有实质性进展。

 

市场有消息称,相关监管部门已召开会议部署相关工作,并确定了6家银行作为首批试点机构,不良资产证券化首批试点总的额度并未明确证实。

 

据悉,一些可能参与试点的银行,已经拿出了不良资产证券化相关产品方案,并报送监管部门,有的还确定了主承销商。与此同时,其他一些城市商业银行也对不良资产证券化表现出兴趣,跃跃欲试、希望纳入试点。

 

不良资产证券化,不是新生事物

 

国泰君安银行团队称,美国、日本、韩国均在信贷危机中使用过证券化方式来处置不良资产。

 

美国于1989年成立重组信托公司,专门接管和处理储蓄信贷机构的不良资产,5年间共处理资产的账面价值达4580亿美元,发行了20多项规模超过140亿美元的不良资产支持证券;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期间,日本在不良贷款证券化中引入政府条件式信用增强模式,即当特殊目的机构无法从担保品获得足够的现金流时,政府补足给投资者,用以增强投资者信心;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导致韩国银行危机,韩国政府设立了一家处理金融机构不良资产的专营机构——韩国资产管理公司。据不完全统计,通过资产证券化方式处置的不良资产面值约8万亿韩元,占总处置资产的12.7%。

 

其实早在2003年,我国就启动过不良资产证券化的尝试。2006年至2008年间,国有银行集中处置不良资产,也助推了以商业银行或资产管理公司为发起机构的不良资产证券化创新模式的发展。资料显示,2008年,建行发行了国内首单由银行发起的不良资产支持证券——“建元2008-1”,发行规模为27.65亿元。此后,随着国内银行业经营指标持续改善,不良资产证券化的迫切性不再那么强烈。尤其在美国次贷危机爆发后,全球范围内对金融市场衍生品进行反思,从过度发展骤然转向谨慎再认识。2009年以后,不良资产证券化业务在我国停止。

 

然而,随着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贷款率双双连续多个季度攀升,商业银行经营水平和资产质量承压,亟待寻求处置不良资产的多元化办法。由此,已经封存多年的不良资产证券化又重新被提起。

 

银行不良“双升”,资产证券化重出江湖?

 

中国银行业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持续“双升”态势。2015年三季度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1186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944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1.59%,较上季末上升0.09个百分点。 

 

然而,这些数据还没有真实全面地反映出银行业不良贷款的情况。银行业内人士透露,出于业绩考核、市场影响和同业竞争的压力,部分银行想方设法腾挪不良贷款,或者让问题贷款先不入账,或者用“创新办法”转移实际上的不良贷款。如果算上这部分,不良贷款局面则会更加严峻。把实质上已经出问题的贷款“转化”为正常贷款,不良贷款余额和不良率或可以放缓上升步伐,但直接造成拨备提取不足,并且干扰对经济形势把握的准确性,风险隐患不容忽视。

 

眼下看,推动不良贷款上升的因素不易消减,与其坐视或惩戒商业银行腾挪不良贷款的行为,不如设法拓展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的正规渠道。

 

正因如此,2016年伊始,监管层已经在给市场“吹风”,透露择机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

 

央行行长周小川“两会”期间答记者问时表示,银行资产证券化的实质是一种市场化操作,证券化打包的内容不限制究竟打什么包,其中也可以把一些不良的资产打包卖出去,但是卖出去的不良资产要根据不良的程度,根据买家对于未来回收的程度进行市场定价。

 

银监会主席尚福林近期也表示,银行不良资产这几年每年都有所上升,他指出,要提高银行的资产质量,开展不良资产证券化和不良资产收益权的转让试点,“我们现在贷款的总量是比较充裕的,但是贷款的周转速度在逐年下降。通过开展不良资产的证券化和不良资产转让,希望可以提升银行贷款的周转速度,这样可以提高支持实体经济的能力。”他提到,要提升银行市场化、多元化、综合化处置不良资产的能力,化解不良风险。

 

为什么选择证券化来消化“不良”

 

工行城市金融研究所赵幼力介绍,目前商业银行处置不良资产有三大正规渠道:一是自行清收重组和减免,二是自主核销,三是对外转让不良资产。  

 

其中,相比传统处置方式,不良资产证券化,拓宽了银行及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的手段与融资方式,适用于大规模处置,处置效率更高,有利于短期内改善商业银行的资产质量。更为重要的是,资产证券化拓展了不良资产的买方,将不良资产出售范围扩大到市场上所有证券投资者,有助于扭转目前不良贷款买方市场的状况。通过这种方式,能够更好地发现不良资产的价格,有利于提高银行对于不良资产的回收率水平。

 

专家指出,不良资产证券化可在短期内改善商业银行资产质量,以时间换得了空间,最大程度减少商业银行的损失。随着商业银行不良资产形势的日益严峻,监管部门也越来越多地表态正在考虑试点不良资产证券化。

 

对于银行而言,资产证券化有利于将风险资产从资产负债表中剔除出去,满足资本监管的要求,扩大业务规模,所以商业银行对信贷资产证券化兴趣盎然。对投资者而言,资产支持证券不是单一品种证券,而是通过对现金流的分割和组合,“创造”出投资者需要的特定证券品种,具有特定的到期日、偿付结构和收益率,满足不同投资者对期限、风险和利率的不同偏好。

 

其实,不良贷款资产证券化原理与信贷资产证券化相同,都是将非标准化的信贷资产转化成标准化、可在公开市场流通的证券化产品。信贷资产证券化过程的本质是用信息换取流动性,是一种流动性管理的工具。当前随着金融市场化改革的推进,利率和流动性波动加大,银行实施信贷资产证券化的动力越来越强。

 

推进难点不少,有待探索验证

 

业内人士表示,在具体的产品交易结构设计上,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分为优先档和次级档两层,和一般的信贷资产证券化并无根本区别。但由于证券化的基础资产基本上是不良资产,因此在实际操作中不仅成本更高,也面临更多难点。

 

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估值是市场关注的核心问题之一。都知道不良资产要证券化出售,是要打折的,但究竟该打多少折,才符合交易各方利益,如何形成合理定价,存在难点。 

 

从投资角度看,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特性决定了投资人范围将非常有限。有业内人士指出,不良资产证券产品次级档风险很高,对投资人的专业化能力要求也高。而从银行角度,将不良移出表外的诉求则非常强烈。这可能导致未来不良资产证券化产品是供大于求的。不过,不良资产证券化的次级档风险高,未来可能获得超额收益也高。

 

另外,业内人士介绍,美国市场的不良资产证券化,一般是正常类、关注类和不良贷款类的组合证券化。今后我国重启不良资产证券化,是全部以不良资产为主、还是采取正常贷款与不良资产混合的模式,还有待探讨。正常贷款“混搭”不良贷款,或许能更平滑资产池的现金流。

 

(题图来源:新华社  编辑邮箱:yangqunjf@163.com)